单名一个字

笑。
阴晴不定,脑子有病,感谢喜爱,不胜欣喜。

  早就应该发出来了,这祖宗又不知道抽什么风不让我发。
  第一次用水彩
  角色来自我最近玩的一个游戏
  很难看,请不要介意。
   施暴者没有脑子,空有利刃与一张恶心的嘴。
   受害者也没有脑子,空有双手和一张没用的嘴。
  谁对谁错。

【wma】誓不两立


  如果誓言不再两立的话,我想抱抱你。

————————

  她只能看着她。
  她也只能看着她。

  她住在她的天花板上。
  她也住在她的天花板上。

  “这个人是怎么挂上去的?”她想。
  “这个人倒挂着不头晕吗?”她也想。


 
她每天都在看她的生活。

  看她踩着小板凳去够落在衣柜顶上的纸飞机。

  “再往右边一点……还要往里头伸一点……诶诶诶!那边有虫虫的尸体!不要……伸过去……”她听不到她说话。

“我可以帮她拿的呀,实在不行我们打个配合嘛。”她嘟囔着。

 

   她时不时看看天花板上的她。

  她做在沙发上看书,茶几上烧着水。

  她缩了缩,躲到了她的正下方——在这里的话,就算水倒下来也不怕烫到了。

  “别!我还没看完!不要翻!”她瘫在地毯上有点艰难的看着缩小了的字。“我该买本一样的小说了,我看的太慢了……唉唉唉!水开了,快去冲茶,不然又凉了。”她听不到她说话。

  “又凉了!都叫你去冲茶了,这壶水都烧了多少次了?烧了凉凉了烧,长点记性吧你!”她插着腰仰着头叨叨着。

 

  她看着她哭。

  她哭得稀里哗啦。

  “难过的时候看书就会好啦……”她一遍又一遍的“向上”抛这书,书也一遍又一遍的摔回“地上”。

  她亲手摔坏了心爱的小说。

  “…你为什么就不能抬头看看呢……”她蹲在坏了的书跟前,声音哽咽。


  她看着她的眼泪滴在她心爱的小说上。

  她哭得好伤心。

  “你你你怎么哭了?不不要难过!对了!不开心就整理一下房间吧,整理一下房间就不难过了!”她开始一蹦一跳地指挥这“这本书和上面…不对不对是你那边的下面…这本书和下面这本是一类的小说……这本你不是很喜欢吗?可以放在书桌上立起来,买个书里就不占位置了……”

  她乱蹦着,企图踩在各种高的地方去够照那些凌乱的书堆,她摔了下来,砸乱了各种东西。

  “你…你别哭啊,我们一起整理一下书吧……”她抬起手臂遮住了自己的视线,湿了衣袖。

 

她看见她的房间乱七八糟的。

  “这……这是什么情况?遭了匪吗?”

 

  她看见茶几上放着几本裂了的书。

  “啥子!哪个瓜娃子给整的?!别人的书本也要好好爱护知不知道!”

  她看着她。

  她听不到她说话。

  她想问知道她房间角落那没有的书夹为什么没有被丢掉。


  她看着她。

  她听不到她说话。

  她想知道她这么爱书的人为什么老是有一些书坏掉。

 

  她们都不知道,她也想抱抱她。




我把他们加进了我的梦里,他们太久没出现了,我好想他们。

梦还在,梦中人怎么能提前离开呢?我还要这些梦有什么意思。

md,手机版的老福特排版太辛苦了,明天再改了。

没有任何技术,p也是随手点的,连照片也是随便选的

只是想表达“only one”而已

言不及意不达

仅此而已

一只活了一百万次的猫

一个极其不负责不走心的丧气续写(?)

没完

还有另外一个版本

小点心

芒果/橙子/石榴慕斯


椰奶冻


桂花糕


椰奶/牛奶小方


鸡蛋布丁


双皮奶


早餐们

咖喱鱼丸面or粉

红豆or豆沙糯米饼

椰汁舒芙蕾

小油条豆浆

玉米瘦肉粥

枸杞小米粥

牛奶燕麦粥

三鲜粉

辣椒面


记录

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记忆乱七八糟的……


“你不是说xxx吗?”


“没有呀?!”


“你怎么没干xxx?”


“我……记得我做了呀?”


“昨晚外面出车祸了,吵死了。”


“……没有吧…”


“刚刚那里有人。”


“emmm,别这么说……有点恐怖……”


“不是明天去医院吗?”


“前天去过了呀!”


……真真假假


疯了


小小的猫猫和冻冻的雪

  昨天不是立冬嘛……

  然后梦到了一些东西,醒来的时候就哭了……只记得几个片段了。

  下雪了,很冷。

  我坐在路墩子上拼命的搓手哈气。

  路灯下的世界亮堂堂的。

 

  我很怕冷,真的很怕冷,就算是梦我也觉得冷。

  我一个人呆了好久好久,我都怀疑我冷傻了才会看到一只“猫”走了过来。
  小小的,化了人形也才差不多比我蹲着高一点,啪叽啪叽的从暖洋洋的店子里跑了出来。

  身上穿着的宽厚斗篷更衬得他娇小了。

  他站定在我跟前,看起来有点纠结。

——“你没有毛毛,你冷不冷呀?”

  我停下来所有的动作,看着雪落在他斗篷的毛毛上,落在他红红的鼻尖和发冠上。

  泪如泉涌。

 

 

   每天都在期望着她能在我愤怒不已痛哭流涕的时候冲出来送我归西,可是,我房间里没有镜子。

   等到一切都安静下来了,去洗手间整理仪容时,她出现在我面前。

    空留悲哀与自责。